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联系我们 |
最新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网·贵州 > 绿色家园 > 贵阳

南明河:流水与光阴24小时

2019/01/02来源:贵州日报

  烟雨楼台山外寺,画图城郭水中天。

  位于贵阳市中心的甲秀楼,三层三檐四角攒尖顶。数百年间,楼立浮玉桥,桥卧南明河,烟窗水屿,如在画中。伴随所有贵阳市民长大的,便是桥下这条贯穿城南的南明河。

  潺潺流水似光阴,走过了改革开放40年,又跨进新中国成立70年,南明河见证了城市从始有城垣到繁华商埠的岁月,也收集着从晨曦微露到华灯初上的所有故事。

  2019年,就让我们穿越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织的时空,诉说南明河24小时的传奇。

  6:00 一个河畔广场:70年的活力

  新年清晨,贵阳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

  在广场不断回响的陀螺声中,在雪中沉睡了一夜的城市渐渐苏醒。阳光初现,人们晨跑的步伐格外矫健。

  曾记得,1968年,依傍于南明河的春雷广场,第一次走进人们的生活,绿杨荫下,贵阳市民好乘凉。

  1979年,春雷广场改名为“人民广场”,并按照适合人民群众休闲、娱乐及开展文化活动的需求,进行了修整。

  打陀螺、放风筝、扇子舞等文体活动,逐渐风靡。

  2011年,为建设生态文明城市,满足人们对高品质生活的需求,人民广场再次“转型”,一座名叫“筑韵”的雕像在广场上拔地而起。人民广场也因贵阳的简称“筑”字而得名“筑城广场”,总面积达16.07万平方米,是当时西南地区最大的城市中心广场。

  数十载发展,筑城广场、河滨公园、小车河湿地公园等次第出现,如丝线串起的珍珠项链,坐落在南明河周围。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贵阳人也越来越重视身心健康。“改革开放所带来的不仅是经济飞速发展,也让人们更加追求生活品质。”正在广场上放风筝的退休职工韩文清看见,每一个城市公园都成为了“慢跑者的跑道”,成为了“广场舞大妈的舞池”。

  2015年,贵阳启动“千园之城”建设。

  2018年,全市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山体公园、体育公园、社区公园以及各种主题公园总数达900余个。

  9:00 一座依河市场:70年的商业

  1月1日,在热气腾腾的早餐烟火中,市西路商业步行街商铺打开门,开始了一天的营业。

  这条老街见证了“旱码头”的崛起与转型。

  70年前,贵阳的市场基本只贩卖农作物。

  40年前,市西路批发市场是南明河支流沿岸不足千米、宽仅8米的小型市场,货物种类屈指可数,主要售卖蔬菜、家禽、布料、五金等商品。

  1987年初,市西路迎来第一次升级改造,市场由地摊经营变成百货市场。犹如《一千零一夜》中的阿里巴巴念了一句口诀,转瞬间,南明河上开启“财富金门”,市西路市场成为贵阳市商业贸易最早的一只大“螃蟹”。

  1996年,市西商业街建成,“去市西路打货”这句话,贵州人常挂在嘴边。此后的十年,这条街兼具批发与零售,国内外商品汇集与分流,资金分解又重组,日均人流量达20万人次、营业额高达150万元以上。

  不过市场风云诡谲,永远没有常胜者。南明河岸另一边,逸天城、亨特城市广场、钻石广场等大型现代商业综合体如雨后春笋冒出,人们购物方式和习惯发生改变。已经有20年历史的市西路市场从街貌到经营,渐显窘迫。

  2013年春天,贵阳市全面取消市西路商品市场的批发业态,将商户整体搬迁到观山湖区西南国际商贸城。这种跨区域合作、税收分配调整以促进大型商贸批发市场搬迁的做法,在全国首开先河。

  2018年,改造后的市西路建成了商旅休闲一体化的城市商业步行街,拥有20栋商业大厦,1500家零售商铺,超过500家餐饮美食。街头添加了交互式的LED屏幕和变形金刚的塑像,颇有一股高科技工业风。

  14:00 一条河底地铁:70年的交通

  新年第一天,全国公休,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午后,城市地下的血脉迎来一天中繁忙的时刻。

  2018年12月1日,横穿老城区的贵阳地铁1号线首班列车发车。数十年的城市交通夙愿,已照进现实。

  南明河下9米的位置,传奇正在孵化。

  两次下穿南明河、修建总长度为500米的隧道,是贵阳地铁最惊险、技术含量最高的项目。

  “下穿河流在地铁修建过程中是需要大量时间来攻克的难点,每天只能掘进0.9米,还要防止渗水。”因为下穿南明河的风险系数极大,贵阳市轨道公司总工程师陈发达至今犹有成就感。

  地下铁开通后,梦想安上了飞翔的翅膀,打破城市区域时空,也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节奏。从贵阳北站到火车站,乘坐地铁,“分秒可达”。“血脉”疏通,缩短了贵阳两大交通枢纽的距离。

  登高眺望,不仅是地铁,以贵阳为核心的贵州高铁网络连接了更大的世界,把我们带到更远的远方。

  70年前出行与运货都依靠马车的贵州人,70年后,乘坐着上天入地的交通工具,出山、出海。

  23:00 一湾河流:70年的生态

  夜幕低垂,南明河畔的彩灯照亮了冬夜里回家的路,波光粼粼的河水总容易把人的思绪带到曾经的岁月。

  在当日的“保护母亲河·河长大巡河”活动中,孙志刚对库区采取“截断污染、恢复生态”的治理方式给予肯定。

  流淌的清水里,倒映着贵州70年生态治理和生态保护的一帧帧影像。

  新中国成立之初,贵阳人沿河而居,城市的水缸就是这一弯穿城而过的母亲河。上世纪90年代,南明河沿岸近百个生活污水及工业企业排污口,每天向河中倾泻约45万吨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

  为保护母亲河,从2001年至2004年,贵阳市实施“南明河三年变清”工程。

  2012年,贵阳市引入系统治理的理念,启动实施了总投资达42.8亿元的“南明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先后对南明河19条排污大沟进行整治,沿岸建起18座污水处理厂。

  河边步行道下,一条长长的截污沟将污水隔绝在外输送到污水处理厂。上游还建立起花溪湿地公园、小车河湿地公园以及保护区等,从源头上对水体进行保护。

  贵阳市南明区生态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罗安芬每周定时巡查南明河,十多年来雷打不动。

  年过八旬的环保达人雷月琴巡河34年,对于南明河的变化了如指掌。她曾画下的南明河手绘治污地图。为环保部门提供了一手资料。老人心中有个愿望:“看着南明河逐渐回到了以前的模样,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当像爱护生命一样去爱护城市的母亲河。”

  2018年,南明河水波光潋滟,三两鸟儿嬉戏河边。这,正是几十年来努力绘就的绿色画卷。 一湾潺潺河水,70年岁月里波澜不惊,默默见证贵阳巨变,也映照着新中国70年来发展的翻天覆地。一切过往皆为序幕,2019年来临,南明河将化作献给新年的序曲,流向远方。(来源:贵州日报 齐青杨 彭妲 实习生 欧阳章杰)

作者:编辑:李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