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联系我们 |
最新动态

“赤水河样本”的诉说

来源:贵州日报

  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这对“孪生兄弟”的交缠纠葛,曾经存在于赤水河流域。

  仁怀市茅台镇茅台集团中华污水处理厂,监测室的屏幕上实时显示着废水经处理后的氨氮和化学需氧量(COD)数据。

  较真的厂长陈德龙并非茅台集团员工,而是来自贵州省华源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第三方身份运营着茅台集团的两座污水处理设施。“通过引入市场机制,由排污企业采取付费方式,把治污所需的设施、运营设备、维护工作交给我们,实现排污与治污分离。”

  2013年,贵州省委、省政府决定在赤水河推动生态文明制度改革,以改革的办法解决赤水河保护与发展难题。第三方治污正是创新点之一。

  水是流动的,不仅要水岸同治,更要上下游同治。

  按照“保护者受益,利用者补偿,污染者赔偿”的原则,毕节市和遵义市建立起上下游区域间横向的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机制。

  毕节市清水铺镇南关村便是个被流域生态补偿改变的村庄。村子和耕地散落在河谷至山巅的坡上,以前农民主种玉米,不仅产量不高,还因坡度大,导致水土严重流失。

  在政府财政支持下,村民调整种植结构发展柑橘产业,村名也由“南关”改为“橙满园”。

  赤水河的保护与发展,牵扯到许多单位、企业甚至个人的利益,需要水系脉络上各个环节的互相配合与支持,更需要全民主动参与的主人翁意识。

  绕村而过的格里河,顺着凤凰山脚静静流淌,那是赤水河的上游支流。前些年,格里河流域乱砍滥伐时有发生,生态变得脆弱,再加上沿河群众对河流的保护意识淡薄,生活垃圾污染严重,大肆捕捞鱼虾,水质严重下降。

  “必须把格里河保护起来!”年近古稀的大方县光华村村支书罗光贤与流域内各村的村支书座谈,与德高望重的群众商量办法。之后,流域内的所有村子达成共识,成立格里河流域保护组织,制定河流管护的村规民约。27块大牌子,立在每个村最显眼的位置。

  村民们自发加入到保护队伍中来。格里河的水质明显好转,再现当年“模样”:河水清清,鱼虾成群。

  原先外出谋生的人纷纷回到老家,发展起果蔬种植和鱼塘养鱼。他们的脚掌在河岸延展起伏,向远、向深,越走越辽阔。

  生态美和百姓富,亦是下游所在地赤水市的理想。

  在“河长”赤水市委书记况顺航心中,赤水河是英雄河、美酒河,也是生态河、美景河,如今,更是改革河。多项生态文明改革措施在此生根,长出的是多姿多彩的果实。

  沿岸的人们,如今爱上了吟诗作画。几乎每首诗里,都有赤水河的倩影。他们用最朴素、最乡土、最真挚的方式,吟唱出安放在赤水河的“乡愁”。

  赤水河的深情诉说,讲的是水上的故事,水更清景更美;讲的是岸上的故事,生态定位更明,发展更有前景;讲的是心里的故事,村民齐心协力,生活更有滋味。

  这就是当下的贵州。

作者:编辑:刘竹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