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联系我们 |
最新动态

黔西南:以山地的名义走向世界

来源:黔西南日报

壮峡千里——北盘江大峡谷 张秀仙 摄

外国游客体验布依族婚俗 本报记者 邓伯祥 摄

美丽乡村纳孔 邓绍东 摄

  2015年以来,每到夏秋之交,黔西南州都会因为一次精彩的盛会吸引世界的目光。

  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到今年已成功举办到第三年,作为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的永久会址,黔西南每年都在变,每年都会给世人一次大的惊喜。

  2015年10月举办的首届国际山地旅游大会,世界向中国和贵州提供的山地旅游发展经验与路径,在黔西南州开花结果,创造了推出山地旅游发展绿皮书、成立山地旅游警察队伍等多个“第一”。

  2016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充分彰显了开放性、包容性和国际化。在嘉宾层次、规模和结构上是贵州旅游发展史上参会嘉宾范围最广、人数最多、代表性最强的一次国际性会议。会上发布了《世界旅游减贫贵州宣言》,并举办山地旅游扶贫展等多项活动。

  以“天人合一·健康生活”为主题2017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将举办国际山地旅游联盟首届年会论坛、国际山地旅游发展论坛、国际山地户外运动论坛、“绿色发展与山地旅游”国际商会领袖知名媒体对话会等高权威性、高聚合力、高延展性的品牌活动,以及展开汽车拉力赛、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国际攀岩精英赛等专业赛事。会议期间,将挂牌成立中国西部首个国际旅游组织——国际山地旅游联盟,这也将成为贵州乃至全国山地旅游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大事。

  世界给了黔西南一个机遇,黔西南回报世界一个惊喜。关注贵州、关注黔西南的各界人士逐步形成一个共识——滇黔桂三省区结合部的小城,用上下一心的努力探索,着力为中国山地旅游提供发展样本。

山地旅游:守底线走新路的成功实践

  贵州多山,这是世人皆有的印象。

  黔西南几乎全域皆山,山地、高原、丘陵总面积占到了国土面积的95.6%。

  山里人家,靠山吃山,对大山向来保有敬畏。尤以世居山里的少数民族,崇拜自然,自给自足是现状,守着大山受穷也是事实,他们对大山的情感尤其复杂。

  如何突破瓶颈,如何弯道取直?十八大以来,全省上下坚决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深入贯彻“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上集中发力。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新发展理念,大扶贫、大生态、大数据战略行动风生水起。以欠发达省份的姿态,贵州敏锐地占领行业发展高地,经济社会连续以全国前列的发展速度快步向前,经济增速连续五年位居全国前3位、年均增长11.6%;增速高于全国、高于西部、高于全省,而作为贵州脱贫攻坚主战场的黔西南则年均增长14.7%。

  就在这一时期,国家首个批复建立的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等重大开放平台,对树立贵州在国内国际开放、开发的新形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外形象格外耀眼。

  就在这一时期,几个重大事件直接指向贵州旅游产业:

  2012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从国家层面明确了贵州旅游业发展战略定位,正式提出——要把贵州建设成为享誉国内外的旅游目的地、休闲度假胜地。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贵州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正确处理好生态环境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因地制宜选择好发展产业,让绿水青山充分发挥经济社会效益,切实做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同步提升,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视察时强调,希望贵州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培植后发优势,奋力后发赶超,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

  几件大事背后,其实很容易发现一个关键词:生态文明。

  如何守底线,走新路?就在黔西南人深入思考、努力探索的时候,2015年经国务院批准的中国目前唯一一个以山地旅游为主题的国家级、国际性峰会——国际山地旅游大会落户黔西南,成为近年来国家旅游局、国家体育总局第一次与西部省份联合主办、以山地旅游为主题的国际性会议,同时也是贯彻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抓手,更是推进国际旅游合作交流的重要举措。

  从2015年秋天开始,在万峰林下连续召开的国际盛会上,来自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亚太旅游协会等国际旅游机构,以及39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士就山地旅游可持续发展、消费、投资等话题开展了建设性探讨。由贵州省发起,大会发布《世界旅游减贫贵州宣言》,在山地资源保护与开发、山地旅游如何让利于民众、建立国际合作机制推动山地旅游发展等方面形成共识。

  时任省委书记陈敏尔在出席大会时,对黔西南和贵州全省发展山地旅游明确提出了七条意见。

  “七条意见”把贵州人秉持的“大生态”理念,以及在此理念下推进全域山地旅游实现“弯道取直”的发展经验进行了生动阐述——一要把山地旅游作为贵州旅游业的基本定位;二要把“多彩贵州?山地公园”作为贵州山地旅游业的基本品牌;三要把全域旅游、全民参与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方针;四要把自然景观旅游与民族乡村旅游作为山地旅游的基本业态;五要把外拓市场、内优服务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抓手;六要把旅游体制创新和大数据应用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引擎;七要把办好国际山地旅游大会作为发展山地旅游的基本平台,努力将贵州建设成为世界知名的山地旅游目的地。

  拥有秀美的山水风光、绚丽的民族风情、神奇的特色风物,有着“金贵之州”之美誉的黔西南,荟萃了峰林、石林、峡谷、湖泊、瀑布、地缝、洞穴、天坑、奇石等丰富奇特的山地景观,堪称世界锥状喀斯特地质地貌典型代表,加之气候凉爽舒适,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是名副其实的山地旅游胜地、健康养生福地。于是,山地旅游,山地经济……自上而下的决策部署,让黔西南人茅塞顿开。

  黔西南紧跟中央和省委步伐,大开山门,紧抓改革创新、开放发展这关键一招,大力发展以山地旅游为代表的民族特色山地经济,山地新型城镇、山地特色农业、山地新型工业、山地生态文明、山地脱贫攻坚齐齐开花,边地山城从老少边穷直接迈入了生态文明新时代。

  在大开山门抓开放改革的进程中,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中,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无疑是一个关键节点,也将是生动展示生态文明新贵州的响亮名片。

天人合一:黔西南向世界输出“中国智慧”

  2015年春天,首届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尚未确定举办城市,黔西南作为热门候选,很多市民主动表达了对家乡办会的愿望与自信。

  当时,兴义万峰林下的布依族妇女郎三妹就自信地对记者说:“不该我家该哪家。”

  贵州是中国山地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之一,因生态良好、气候宜人,被誉为“公园省”;黔西南则有着全球分布面积最广的喀斯特山地,富集了喀斯特峰林、高原湖泊、瀑布、峡谷、地缝、天坑、高山草原等众多山地特殊地貌要素。郎三妹的家,就在著名的喀斯特峰林——万峰林下。

  遗憾的是,山地有神秘美丽的一面,另一面则是贫穷。世界大多数贫困地区,也同时是山地。因此,如何在保护好老祖宗留下的绿水青山的前提下摆脱贫困,一直是布依族、苗族先民以及历代黔西南人思考的问题。

  所幸,黔西南获得国际山地旅游大会举办权,也就是从这时候起,黔西南找到了一条通过发展山地旅游破解发展与保护矛盾的路径。

  经过一年来的精心打造,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在推动山地旅游与户外运动融合发展、提升中国旅游业发展水平、展示美丽中国良好旅游形象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到了2016年,国际山地旅游大会提升为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由国家旅游局、国家体育总局、国务院扶贫办、贵州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9月22日在黔西南隆重开幕。大会主题:“天人合一?山水贵客”

  当我们思考大会主题关键词“天人合一”的时候,就会发现,从庄子提出“天人合一”的哲学概念,到王阳明贵州悟道提出“知行合一”,一直以来,深入探索和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始终是贵州经济社会发展顺应多山自然条件的科学选择,也是历代贵州人实践积累的最终落脚。

  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巧合,从“天人合一”作为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主题被明确提出开始,所有人都敏锐意识到,这将不会是一个普通的行业峰会,而是关于区域发展战略的智慧选择。正因为如此,因此,才有了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对黔西南山地旅游发展的国际化视野和规划给予高度肯定。

  同样,出席大会的世界旅游组织荣誉秘书长、贵州旅游发展顾问弗朗西斯科·弗朗加利也发出深深感叹:“我们应该用一种新的旅游体验,奉献给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让他们能在中国发现新的旅游乐趣。而我相信,我也坚信,贵州在这方面可以为中国作出一个典范,而且能够迈向中国旅游业历史性发展的新篇章。”

  决策层、嘉宾的肯定,是山地旅游不断改变着黔西南的一个缩影。

  因为山地旅游,2015年,在深圳一家自行车企业务工的杨正兴返回兴义,凭借手里的技术,在万峰林景区开办起一家户外运动俱乐部,租售自行车,月收入上万元

  2015年年初,万峰林景区纳灰河边的鄢福贵则把自家房屋整理了出来,实物入股,交给几位北京来的青年改造成炙手可热的乡村酒店,

  2016年年底,世界各地万余游客来到万峰林下,共享12000碗“兴义羊肉粉”,万人餐宴人数创下了国内历史之最,被载入基尼斯纪录大全。因为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市民餐桌上的小小羊肉粉,正成为一个惠及、富及数百万城乡群众的大产业。

  “以前哪个晓得这大山这么值钱?”万峰林下纳灰村干部冯子荣告诉记者,依托旅游这棵‘摇钱树’,大家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不仅乡村美了,农民也富了。

  一个个具体的故事背后,汇成的是一串宏观的数据——2016年,全州旅游收入达226.21亿元,同比增长61.4%,共接待游客2866.46万人次,同比增长了50.2%。2017年上半年黔西南州旅游收入149.46亿元,同比增速为50.68%;共接待外省游客1171.96万人次,全同比57.35%。

  正因为山地旅游的拉动,2017年黔西南州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完成474.1亿元,同比增长13%,增速排全省第1位。其中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完成77.55亿元、172.22亿元、227.3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3%、10.9%、16.7%,占GDP比重分别达15.7%、36.3%、47.9%,经济结构不断优化。

  也正因为山地旅游的拉动,实现全域、全民参与的旅游与扶贫相结合,为世界同类欠发达地区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弯道取直绕开工业文明实现利益共享的发展经验。正是这样一条“不同于东部、有别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以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为载体,大山里的黔西南人用探索和实践,向世界输出了天人合一的中国智慧。

回归原本:重塑健康生活方式

  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举办以来,黔西南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在发生着改变,这样的改变,除了全州各地旅游基础设施投入的不断加大,更重要是,是全州人民的观念的转变,找到传统文化复兴的另一个出口,以及依托山地旅游推进减贫摘帽信心和决心。

  2016年末,初冬温暖的阳光里,南盘江畔册亨县丫他镇板万村,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的当地青年何标点燃了村里土窑洞的炉火,开始烧制陶瓷。这一炉火,重新燃起板万村、乃至整个黔西南中断了30年的陶瓷文化之脉。

  炉火很旺,映红了年轻人的脸庞,寥寥青烟里,人们纷纷鼓掌、欢庆。但很少有人知道,时间往前推移即便半年,这个拥有数百间精美吊脚楼的百年布依村庄,也几乎湮灭在风雨中。僻处深山,和诸多传统村落一样,在打工潮中,村里几乎人丁尽散,板万村有着必然废弃的命运。

  板万古村落的命运迎来转机,始于传统村落保护意识的觉醒,真正可期待的复兴,则要归功于黔西南快速发展的山地旅游。

  2014年11月,板万村被列入由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等联合发布的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这一阶段,恰逢贵州全域山地旅游之风正劲吹,村庄保护、文化复兴,保护和发展乡村民俗文化成为当地的重要工作之一。

  负责板万村民居改造修复项目的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吕品晶认为:“村庄的复兴,不单是民居建筑风貌的保护,更重要的是布依文化,文化则需要留住人。”

  远离城镇的传统村落如何留得住人?参与并主导了板万村改造的黔西南州政府党组成员曹静秋认为,一是原住民必须获得生产、生活的空间条件和发展环境;二则是村庄必须有吸引外来者的文化魅力。

  去过板万村的人都知道,进板万,需要驱车穿过河谷中一片茂密甘蔗林,曲径通幽的跋涉之后,迎来的是世外桃源般的惊艳。如今,板万村渐渐成为人们了解布依族、了解布依建筑的好去处,也是回归山野、感受文化、户外运动的好线路。

  而在南盘江另一边的贞丰县,从去年上半年开始,这个县的者相镇几乎有了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中国土布小镇”,只因居住在这里的布依族妇女手中掌握着一门手工织染土布的工艺。

  依托者相镇周边的三岔河、双乳峰等自然景观资源,以及必克、纳孔等传统村落,在政府有意引导组织下,布依妇女不仅开始广泛生产土布,整个纺纱、织布、染布生产流程也在合理的空间布局中,逐渐成为游客青睐的文化旅游体验项目。

  “参观了这个土布小镇,看到了布依族妇女们现场织布的过程,印象非常深刻,这些原生态布料制作的服饰,对城市里来旅游的客人吸引力很大。”

  今年7月12日,台湾原住民族生存发展协会理事长孔文吉在考察了“土布小镇”后,对这一原生态的民族文化旅游产业所起到的带动效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到板万也好,到土布小镇也罢,走进村庄、回到小镇,说到底都是文化旅游的体验的一部分。其本质,其实无外乎回归山林、亲近自然、亲近山水。因此,在全力实施的全域山地旅游活动中,无论是农耕文化、建筑文化、祭祀文化,还是音乐舞蹈文化,都是让文化回归本位的探索。

  资料显示,和板万、者相一样,整个贵州全省明确列入重点建设名单的传统村落是1000个,黔西南进入这一名单的村庄则超过100个;而对特色小城镇来说,全省重点建设的省级示范小城镇又是100个,各市州自行打造的州、市一级示范小城镇,各地区也大多超过30个。

  智纲智库创始人王志纲曾说过,一座城市要发展,最核心的点是找到“魂”,而黔西南的“魂”就是山地旅游。在日渐强烈的复兴传统文化的呼声中,黔西南人默默从山地旅游的幽径切入,意外打开了一个实践的通途。

  同时,山地旅游的要旨是关注自然、关注人、体贴人,在这一点上,黔西南更有满满的自信。

  山地旅游作为一种区域发展思路也好、生活方式也罢,要改变一个地方,往往这里的人先会发生变化,这里的人真正体现获得感,75岁的兴义市民黄胜莲对此感受尤其明显。前几年意外摔了一跤,老人从此行动不便。年轻时喜欢运动的她跟本不会想到,此生居然还能有机会再到万峰林去走走,尽管城区到万峰林景区也就区区十来公里。

  “去前年,孙子一有时间就会开车带我下来,在纳灰河边散散心。不能走路了,反倒觉得城里到万峰林的路比以前更近了。”

  远有万峰林,近有家门口的湿地公园。从今年起,黄老太太每天都可以在桔山新区中央湿地公园走走,在孙子悉心搀扶下,她偶尔还能杵着拐杖自己慢慢走上一小段路。

  老人的陈述,是近年来兴义市民对山地旅游让生活方式悄悄发生改变的真实感受。在兴义,加上城西两年前已建成投用的栖霞路湿地公园,今年又先后建设完成贯穿城市主城区,水域面积12.64公顷、设计总面积71公桔山新区中央湿地公园,在城区东南面建成总设计面积43.9公顷的马岭河峡谷湿地公园,连同南边的纳灰河湿地,基本形成了东、西、南、东南四大湿地系统环抱的城市湿地公园格局。加上赵家渡和万峰林自行车、徒步栈道系统,基本形成了数百公里、覆盖全城的城市慢生活运动休闲网络。

  一方面,黔西南出门即是山,推窗便是景,尤以州府兴义“一城三景”为代表的喀斯特景观,让这里的人们走近大山是一种生活的基本常态;另一方面,照全域山地旅游规划思路,黔西南每个县(市、新区)都已经建成满足市民和游客观光、休闲、锻炼需求的城市自行车道、健身徒步栈道。

  随着大会各项成果的不断落地落实,连续举办三届的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必将成为“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文化旅游品牌的重要组成内容,同时也必将成为贵州“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发展战略和共享绿色发展红利的重要抓手。相信, 若干年以后,当人们饶有兴致地谈论山地贵州的时候,一定不再会把贫穷与大山联系在一起;瞩目贵州山地,也一定不会忽略山地旅游。(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编辑:秦美虹

相关新闻